袁文才王佐為何被紅軍槍殺

非主流 歷史 2018-03-10 482 0

袁文才與王佐,1898年10月和5月分別出生于井岡山下的寧岡縣馬源坑村和遂川縣下莊村的兩個貧苦農民家庭。袁文才因家境貧困,中學沒有畢業就輟學回家。由于不愿接受當地豪紳地主的壓迫和剝削,他帶領群眾與當地劣紳謝冠南作斗爭,被官府通緝,家中房屋被燒,母親被殺,新婚妻子被霸占。走投無路的他于1923年參加了當地綠林首領胡亞春的“馬刀隊”。由于袁文才的聰明才干,他很快就當上了“馬刀隊”的首領。1924年,袁文才率“馬刀隊”攻進寧岡縣城,將縣衙付之一炬。江西省政府派官兵一營分路“進剿”,袁文才憑借熟悉的地形,巧妙周旋,“進剿”之敵疲于奔命,無功而返。袁文才和“馬刀隊”于是在湘贛邊山區聲名大振。王佐幼年喪父,家里很窮,家中僅有的一塊山林也被土豪劣紳強占,童年時的王佐靠給地主放牛和伐木燒炭維持生計。15歲時改學裁縫,學藝過程中,又投靠了當地有名的拳師王冬文,練就一身武藝。1923年,王佐加入井岡山的綠林頭目朱聾子的隊伍,打仗勇敢,深得朱聾子的喜愛。1924年,王佐脫離了朱聾子隊伍,開始發展自己隊伍,籌款買槍、招兵買馬,以“劫富濟貧,除暴安民”為口號。隊伍分別在井岡山的南嶺嶂和金獅面幾座大山中安營扎寨,永新、遂川邊陲一帶的大小山村均在王佐的控制之下。王佐便成了井岡山上名副其實的山大王。遂川豪紳多次勾結官兵進山'進剿',都未能把王佐剿滅。1925年,王佐隊伍發生內訌,遂投奔袁文才。袁文才幫王佐鏟除了異己,重新鞏固了隊伍。袁文才與王佐系同年生人,兩人慕名已久,志同道合,又都是客籍人,遂結拜為"老庚"'(即同年出生的結拜兄弟)。從此,袁、王兩人各豎一幟,雙雄并立。袁文才在山下的茅坪,王佐在山上的大小五井,互為犄角,遙相呼應,成為湘贛邊界威名赫赫的地方首領。

袁文才王佐為何被紅軍槍殺 歷史 熱圖1

王佐袁文才

1925年下半年,寧岡籍的共產黨人龍超清,上山動員袁文才下山。1925年9月,袁文才率部下山,改編為寧岡縣保衛團,袁文才任團長,成為一支受我黨影響和控制的武裝。1926年秋,北伐軍打到江西、湖南一帶,袁文才在寧岡黨組織的幫助下發起了寧岡暴動。袁文才一馬當先,率部打進縣衙門,收繳了清鄉局的槍支,驅逐了北洋軍閥委派的縣知事沈清源。隨后,成立了寧岡縣人民委員會,龍超清任委員長。袁文才將所部改稱寧岡縣農民自衛軍,他本人擔任總指揮。袁文才下山后,在龍超清的教育和影響下,思想進步很快,他經過慎重思考,選擇了跟共產黨走的道路,決定率部投身革命。經龍超清介紹,袁文才于1926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大約同時,王佐在袁文才的影響下,與遂川縣的黨組織取得聯系,把自己的隊伍改編為遂川縣農民自衛軍。

大革命失敗后,井岡山地區的土豪劣紳勾結國民黨軍隊,先后繳了附近各縣農民自衛軍的槍。然而袁文才、王佐兩部卻始終各自保存著60支槍,在山高林密、地形險要的井岡山地區堅持斗爭。1927年7月,袁、王兩部根據黨的指示,發動永新暴動,從監獄中救出被監禁的共產黨員和農會干部賀敏學、胡波等八十多人。永新暴動勝利后,成立了縣革命委員會,賀敏學任主席,王新亞、袁文才、王佐任副主席。同時成立了贛西農民自衛軍總指揮部,王新亞為總指揮,賀敏學、袁文才、王佐為副總指揮。不久,國民黨返攻永新,袁文才、王佐與王懷、劉真、賀敏學、賀子珍等永新的同志一同到了井岡山,在山上一直堅持斗爭。

袁文才王佐為何被紅軍槍殺 歷史 熱圖2

袁文才遺孀謝梅香

與毛澤東井岡山結義

1927年9月,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遭重挫后,因為他早就聽說在井岡山地區有我黨領導的農民武裝,遂決定率領起義軍余部向井岡山地區轉移。9月30日,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來到了江西永新縣三灣村,進行了著名的"三灣改編",并派人給袁文才送信,表達了工農革命軍要在寧岡一帶建立根據地,請袁文才、王佐二人大力協助的愿望。10月3日,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到達寧岡古城,主持召開了前委擴大會議,確定了在井岡山立足和對袁文才、王佐這兩支農民自衛軍采取團結合作的方針,排除了某些人想把袁、王部隊吃掉的主張。毛澤東說道:"他們是綠林軍,我們是草頭王,大家可以合為一家嘛!有機會我要去拜拜山。"

1927年10月6日,毛澤東委托寧岡縣委書記龍超清作介紹,在距茅坪不遠的大倉村第一次會見了袁文才。毛澤東充分肯定袁文才反抗豪紳地主階級的革命精神,詳細分析了當時的政治形勢,指明革命的道路和前途,并決定贈送100多支槍。毛澤東誠懇合作的態度打消了袁文才的顧慮,當即表示歡迎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到他的大本營茅坪安家,還當場贈送工農革命軍1000塊大洋,解決急需的經費問題。次日,袁文才親自帶領部隊和當地群眾熱烈歡迎毛澤東和工農革命軍進駐茅坪。袁文才組織人員籌集了上萬斤糧食和一批布匹,解決了工農革命軍的吃穿問題。袁文才還資助工農革命軍建立了醫院和留守處。從此工農革命軍終于在井岡山上安了家。

袁文才王佐為何被紅軍槍殺 歷史 熱圖3

1965年5月22日毛澤東重訪井岡山。第一排最右側為袁文才遺孀謝梅香

王佐在袁文才的影響和說服下也打消了疑慮。他于1927年10月下旬派出代表迎接毛澤東和工農革命軍上山。24日,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抵達大井,王佐殺豬宰羊予以款待。毛澤東會見王佐后,贈給王佐70條槍,還有一些馬鞍和手槍套等物品,王佐也回贈工農革命軍500擔稻谷作為軍糧。10月27日,王佐邀請工農革命軍進駐茨坪。并通過打土豪的途徑,籌集了一大筆資金和財物,解決了工農革命軍經費不足的問題。

為了團結改造袁文才的部隊,毛澤東派徐彥剛、游雪程、陳伯鈞等一批干部到袁文才部隊工作。經過耐心細致的思想政治教育和軍事訓練,部隊的素質很快得到提高,并在部隊中建立了基層黨支部,發展了一批共產黨員。與此同時,毛澤東派何長工只身去王佐部,任王佐部的黨代表。何長工很快就把握了王佐重義氣、講情面、自尊心強和疑心重的特點,既靈活又坦率地與王佐接觸,又幫助他除掉了多年的宿敵――永新地主武裝靖衛團團總尹道一。毛澤東也親自多次跟王佐促膝長談,講革命道理,耐心地做教育和轉化工作,使王佐大受啟發,對毛澤東折服不已。經過一系列的努力,王佐逐漸認識到共產黨是真正為勞苦大眾謀利益的,從此徹底拋棄了對工農革命軍的重重疑慮,愿意接受共產黨的領導。

從綠林將軍到紅色將軍

1928年2月中旬,在寧岡大隴的朱家祠前寬大的草坪上,毛澤東親自主持大會,宣布袁文才、王佐部隊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一師第二團,袁文才任團長,王佐任副團長,何長工任黨代表。從此,原井岡山上的兩支地方武裝成為工農革命軍的一部分,綠林軍走上了革命的道路。部隊剛一改編,袁文才和王佐就率部參加了井岡山軍民對國民黨正規軍的第一個殲滅戰--新城戰斗,取得大捷。

1928年4月,毛澤東、朱德率領的工農革命軍在寧岡礱市勝利會師。袁文才、王佐率領的第2團編為第32團。袁文才繼續任團長,王佐任副團長,蔡協民任黨代表。6月,工農革命軍第四軍改稱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袁、王領導的32團,是紅四軍的4個團之一。井岡山會師以后,袁文才、王佐情緒高昂,工作積極,屢立戰功。1928年4月下旬,為了打破敵人對井岡山的"進剿"。袁文才、王佐率32團鎮守井岡山大后方,連續取得五斗江、草市坳、永新城及土溪嶺、龍源口等一系列戰斗的勝利,使毛澤東、朱德等在前方作戰的主力部隊無后顧之憂。而且,袁、王部隊還直接參加了黃洋界保衛戰,對取得戰斗勝利起了重要作用。繼黃洋界保衛戰之后,在1928年10月1日的坳頭壟伏擊戰和1928年11月9--10日的寧岡城和龍源口戰斗中,袁文才、王佐率領的三十二團都建立了卓著的戰功。袁文才、王佐在建設和保衛井岡山根據地過程中做的大量工作,贏得了黨的高度信任。兩人同時當選為紅四軍軍委委員,進入了軍隊的最高領導層。湘贛邊界工農兵政府于1928年5月下旬在寧岡茅坪的蒼邊村成立,袁文才出任政府主席,8月份又兼任了寧岡縣委書記。在5月和10月分別召開的兩次中共湘贛邊界黨的代表大會上,袁文才、王佐又兩次雙雙被推舉為特委委員。他們在井岡山上的住處,也被規定為黨中央取得聯系的永久的可靠通訊處。毛澤東在永新城向中央寫信告知:“我們的永久通訊處:寧岡袁文才,大小五井遂寧界金竹山王佐。”

雙雄罹難

1928年6、7月間在莫斯科召開的中共六大,通過了《關于蘇維埃政權組織問題決議案》。在這個決議案里,對土匪武裝的問題,作出了這樣的規定:“與土匪武裝類似的團體聯盟(指與其結成統一戰線的聯盟)在武裝起義以前可以利用,武裝起義后宜解除其武裝,并嚴厲鎮壓他們”;“他們的首領應當作反革命首領,即令他們幫助武裝起義亦應如此,這類首領均應完全殲除。”1928年冬,江西省委把六大決議案送到井岡山。

1929年初,毛澤東主持召開柏露會議,會議期間,毛澤東召集朱德、陳毅、彭德懷、譚震林、王懷、龍超清等人傳達六大決議。一向與袁文才、王佐不和的永新縣委王懷和寧岡縣委龍超清等人,以決議精神為由,主張殺掉袁文才。毛澤東不主張殺,他說:袁文才本來就是共產黨員,雖然他有些錯誤,但不能殺;王佐雖然原來不是黨員,但過去是和地主豪紳作對的,現在又經過改造,入了黨,性質起了變化。他們歡迎我們,擁護我們,幫助我們在井岡山安了家,使部隊休養生息,他是有功勞的。根據這些情況,王佐不能殺,我們沒有理由殺他。經過毛澤東反復做工作,會議最后決定,不殺袁文才和王佐。決議決定將他們二人分開,袁文才改任紅四軍參謀長,隨軍出發贛南,王佐仍留在井岡山。

紅四軍主力挺進贛南后,升任三十二團團長的王佐堅守井岡山。轉戰贛南的袁文才由于在東固偶然看到了中共“六大”決議,心中十分驚懼,于5月獨自返回井岡山,任中共寧岡縣委常務委員和縣赤衛大隊大隊長。于是,袁文才率領寧岡赤衛大隊與王佐的獨立第一團相互配合,投入了收復邊界的斗爭。

雖然柏露會議明確作出了不殺袁、王的決定,但是源于土客籍之間的矛盾,湘贛邊界特委和永新、寧岡縣委的一部分同志,卻堅持認為袁、王是“土匪首領”,并認為加速解決土匪首領,應是邊界刻不容緩的工作。1930年1月下旬,湘贛邊界特委、贛西特委、紅五軍軍委在遂川縣的于田召開聯席會議,正在湘贛邊界的中央巡視員彭清泉主持了這次會議。會議作出了武力解決袁、王的決定。1930年2月,中央湘贛邊界特委以整編地方武裝,研究攻打吉安為名,召集邊界各縣主要負責人率領武裝到永新縣集中。袁文才、王佐接到通知后,帶領部分部隊到了永新。22日晚,邊界特委召開擴大會議,袁文才、王佐也出席了。會上,中央巡視員彭清泉根據龍超清等人的揭發和誣告,未作任何調查核實,便羅列出袁文才的五條罪狀,包括擅自離隊、不聽調遣、包庇羅克紹等等,當眾予以公布。袁文才不服,在會上爭吵起來。24日,紅五軍在湘贛邊界特委領導人的緊急要求下,輕信袁文才、王佐“反水”,派第四縱隊300余人從吉安縣永陽鎮開赴永新縣城,把袁文才、王佐的住處包圍了。袁文才被開槍打死在床上。王佐聽到動靜,跳出窗外,但不幸掉進東關潭里淹死了。叱咤風云的井岡山雙雄就這樣蒙冤被害。

當袁文才、王佐被殺的消息傳到贛南時,轉戰途中的毛澤東惋惜不已,頓足長嘆:“這兩個人殺錯了。”1936年,毛澤東在保安與埃德加·斯諾談及袁文才、王佐時又說:“這兩個人雖然過去當過土匪,可是率領隊伍投身于革命,準備向反動派作戰。我在井岡山期間,他們是忠實的共產黨人,是執行黨的命令的”。1950年,陳正人出任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任書記,他在向毛澤東匯報江西的工作情況時,再次提到了袁、王的事情,毛澤東則重復了當年的那一句話:“殺袁王殺錯了”。也就在這一年,江西省人民政府追認袁文才、王佐為革命烈士。多年的歷史冤案,終于有了應有的定論。1965年5月22日,毛澤東重訪38年前的故地――井岡山。在井岡山賓館,毛澤東會見了袁文才的妻子謝梅香和王佐的結發夫人藍喜蓮。一見面,毛澤東便緊緊地握住兩位老人的手,親切地稱呼她們“袁嫂子”、“王嫂子”,并深情地對她倆說:“你們的親人,在井岡山斗爭時期是有功勞的,他們對中國的革命是做了貢獻的。”爾后,毛澤東又同袁、王的遺婿一起合影,表示他對先烈們的追思與懷念。

袁文才、王佐為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所作出的貢獻,將永載史冊。

AD: 老司機趕緊上車,你想要的都在這里

阿里云
公式规律算双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