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白條漏洞

非主流 教育 2019-03-18 154 0

螞蟻花唄,京東白條,微粒貸……這些互聯網金融產品雖然誕生時間不長,但憑借互聯網巨頭們強大的滲透能力,在短短數年間就“培養”起了年輕人通過互聯網透支消費的習慣。

對“囊中羞澀”的年輕人來說,花唄、白條已經像“呼吸一樣自然”。但也有一些年輕人,在借款的同時,“機智”地發現了平臺漏洞,并利用這些漏洞攫取收入——殊不知,一旦越過紅線,看似“薅羊毛”的行為,實則已經構成詐騙。

大學生詐騙京東110萬

3月8日,長沙市天心區法院審理了一起利用京東白條漏洞進行詐騙的案件,9名被告人平均年齡不到28歲,其中還有4名大學生。

據天心區法院微信公眾號介紹,2017年2月,就讀于湖南某學院的大三學生汪某聽人說,京東平臺推出“京東白條”的賒購業務,很容易通過審核,汪某瞬間意識到這是個“賺錢”的渠道。于是,汪某當即聯系了老鄉張某決定先試一下。

隨后,汪某從長沙某高校附近的一個網吧,花了200元購買了一張在校學生的身份證。然后,他又買了一張手機卡。汪某利用買來身份證上的信息、以及新購買到的手機號在學信網上注冊了一個帳號,并查詢到這張身份證對應的學籍信息。

通過查詢到的學籍信息,汪某便在京東平臺申請了一個帳號,并提交了“京東白條”賒購業務的申請。

做完賒購業務申請后,汪某把身份證和學籍信息全部轉交給了張某,張某利用學籍信息來到了該身份證人的大學,并找到了該學校的京東面簽官(一般為大學生兼職),進行現場面簽。

張某手持買來的身份證和查詢到的學籍信息向面簽官申請進行“京東白條”審核。面簽官僅對張某進行簡單的問詢式面簽,對身份信息并沒有進行仔細核對,就完成了初審,然后把初審材料發往公司后臺,由公司后臺進行最終審核。

審核通過后,汪某利用審批通過的“京東白條”賒購額度在京東平臺購買了一臺6000余元的手機。手機到手后,汪某立即將手機郵寄到深圳,以原價八八折的價格進行銷贓獲利5200元。

京東白條漏洞 教育 熱圖1

圖片來源:攝圖網

第一單“生意”成功后,汪某和張某都嘗到了甜頭,兩人開始招兵買馬,進行大規模的騙購。

汪某雇傭張某謙、劉某良、劉某婷等人員負責購買身份證和手機卡、查詢學籍信息、注冊京東帳號,申請“京東白條”賒購業務和收貨,發貨及貨物的變現;張某雇傭彭某為等15名人員冒充大學生,找面簽官進行面簽審核。

2017年10月11日,京東金融公司總部在日常交易監控中發現一團伙多次冒用他人身份進行線下和線上視頻面簽騙取白條額度并進行購物消費。

在欠款到期后,京東公司電話聯系身份證上的人員,其均表示從未進行視頻面簽申請“京東白條”,也未使用“京東白條”額度進行購物消費。京東公司遂向長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報案。

公安機關立案后,將汪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先后抓獲。汪某、張某供述,自己通過上述作案手法,共詐騙京東金融公司110余萬元商品。

最后,法院依法判處汪某有期徒刑十年九個月,并處罰金8萬元;判處張某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5萬元。其余七名被告人也均被判處有期徒刑。

大學生汪某堅持認為,京東自身漏洞,是他走向犯罪并越陷越深的誘因。而在詐騙京東白條案的多起案例中,法院判詞也提到,被告人利用了京東的審核漏洞。

利用花唄、白條詐騙案層出不窮

據澎湃新聞報道,本案主犯汪某稱,“最開始使用白條是正常購物,后來發現京東系統自身存在漏洞——實名認證可以直接跳過,不需要綁定銀行卡,就可以面簽。我覺得很好玩,像黑客一樣。我就叫了一些人,我只提供操作方法,具體都有人負責。”

實際上,近年來,冒充他人打白條、花唄的“壞心眼”的案件層出不窮,圍繞這些信用支付類產品,有一條規模化作業的“黑色產業鏈”,且以消費需求旺盛的年輕人居多。

2018年吉林船營區法院判決的一起案件中,7名“90后”被告人偽造入學通知書和入學繳費單據,招攬7名社會閑散人員(均已不起訴)冒充吉林市北華大學大一新生,獲得京東白條貸款消費近5萬元。

京東白條漏洞 教育 熱圖2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在遼寧錦州市太和區的一起判決中,兩個80后姐妹召集了12名社會人員,讓他們將身份信息填寫為渤海大學大一學生,在京東上注冊申請白條賬號,騙取京東網上商城信用額度9.6萬元。

2017年重慶市綦江區法院宣判的一起案例中,被告人李某等7人利用計算機軟件盜取并販賣他人京東賬戶信息,同時利用他人賬戶中的白條功能購買商品。這7人中年齡最大的于1985年出生,年齡最小的為1994年出生。

2018年長沙市芙蓉區法院的一起判決中,6名大學生利用從網吧購買的個人信息騙取京東白條賒購額度,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到4年不等。

據法制日報報道,2018年2月,浙江紹興警方成功打掉一個“花唄套現詐騙”產業鏈。在這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利用被害人繼續用錢的心理,發布大量套現廣告尋找獵物,當獵物被低價套現吸引時,嫌疑人就會聯系中介,中介會給嫌疑人一個正規的網購門票鏈接,如價值330元左右的環球影城門票。嫌疑人誘使獵物使用花唄購票,并強調要將收票電子郵箱填寫為指定的電子郵箱,嫌疑人把這種交易稱為“黑單”。

當獵物用花唄完成購買,中介核實收到的電子門票后,詐騙嫌疑人就會把獵物拉黑,中介會將騙來的電子票以票面價8折至9折的價格批量賣給上游票務公司,從中賺取差價。

據澎湃新聞根據裁判文書網統計,至今已有超過200人,因為利用“京東白條”詐騙等被定罪判刑。據判決書披露的107名被告人年齡,平均為28歲。長沙市兩家法院宣判的京東白條詐騙案中,大學生被告人占到了近一半。被告人被判處的最高刑期為19年,平均刑期為2.35 年。此外,判決書提到的大學生受騙人數超過362人,成為受害人中較顯眼的群體。

AD: 老司機趕緊上車,你想要的都在這里

阿里云
公式规律算双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