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的“良”“娼”之別

御姐 漲姿勢 2019-10-20 40 0

今天就來說說中國歷史上的“良”“娼”之別:

中國歷史上的“良”“娼”之別 漲姿勢

中國古代,尤其是明清以后的司法與民間道德觀念有個非常奇特的地方,就是都默認甚至支持娼-妓的普遍存在,但卻強調良家子的貞操神圣不可侵犯——《明律例》中有“強奸者絞”;《清律例》中有“伙眾開窯誘取婦人子女,為首者斬決,從者發披甲人為奴”,似乎良家子與娼-妓之間的確是有著一道無法逾越的身份鴻溝……那么問題來了,中國歷史上的那些娼-妓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兩者之間真的有絕對意義上的身份差異嗎?

在說明這個問題前,我們大致先了解一下中國歷史上的娼-妓分類,其主要有官-妓、營*妓、家-妓、私-娼幾種,下面我們就根據不同的娼妓分類,來簡單說明一下她們各自的來歷:

其一:寡婦——充作官-妓、營*妓
中國最早的官-妓制度源于春秋時期管仲的女閭制,其倡優來歷一則說是戰爭中擄掠的女奴,一則便是國中寡婦。明人徐樹丕在其《識小錄》中有“女閭七百,齊桓征其夜合之資,以佐軍需,皆寡婦也。”《越絕書》中則有“勾踐將伐吳,徙寡婦置山上……蓋勾踐所以游軍士也”,是將寡婦充為營*妓的操作。

其二:罪人家眷及女囚——充作官-妓、營*妓
《魏志》引《漢律》有“婦女坐其父兄,沒入為奴”;《漢舊儀》中有“省中侍史令者皆官婢,擇年八歲以上衣綠者曰宦人……給使尚書侍中皆使官婢,不得使宦人”,其中的“官婢”、“宦人”皆是不同級別的官-妓稱呼;《萍州可談》中有“娼-婦諸郡隸獄官,以伴女囚,近世以迎使客侍宴”等。

其三:貧女買賣——作為家-妓、私-娼
《北里志》中有“凡娼-妓之母,多假母也”,假母養女教習歌舞以充暗門,招攬恩客或賣于富家,此后聞名的“揚州瘦馬”皆大類于此。

其四:被人誘騙——作為私-娼
《北里志》中有良家子赴京投奔已定親的夫家,被人所騙,誤入風塵;《全唐詩》有女詩人薛濤,原為長安良家女,隨父遷官時流落蜀中,遂入樂籍等。

其五:戰爭俘虜及流亡后裔——充作官-妓、營*妓、家-妓等
此類情形于亂世更迭之際多不勝數,其事可見《宋史》、《明史》等。

……
凡以上種種,除寡婦這一來源于后世漸被取締淘汰外,其余來源及沒籍制度,后世多有承襲。由此可知,事實上在廣泛的中國古代歷史上,婦女身份的良賤之間,并沒有絕對意義上的區別——女性身份依附于她的男性親族,當族中男性獲罪或出現身份下降時,女性根本無法保證自身身份的獨立;并且后世中典律所要保護的,也并非是她們“自身的貞潔”,而是她所代表的親族的榮譽與身份。

最近的兩則社會新聞,其實非常能夠體現這兩種不同的身份理解所帶來的觀眾心態:一方面是疑似遭猥褻后自殺的昆明小草獲得了網友極大的同情與關注;而另一方面,疑似“F-L姬”的漿果姑娘在堅持起訴誘導他拍攝yh-視頻的攝影師團隊后,遭到報復性曝光,而關于她的網絡輿論明顯地產生了分裂。

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不同?其中是否有著傳統貞操觀對于女性身份的“二分認定”?小草疑似遭遇的是傳統意義上認定的“逼良為娼”且已經付出了生命作為抗爭,滿足了傳統男權道德觀念中的“貞女”定義,故而事件發酵后幾乎得到了一面倒的支持;而漿果則因yh-視頻的先入為主,令部分觀者產生了“她就是私-娼”的認知誤解,從而便有了“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心態?

大眾皆憐惜而贊頌前者,大眾皆割裂而唾罵后者,然而兩者之間,是不是真的有不可逾越的區別?

言盡于此,她們即便有大眾認知層面上的身份不同,但究其事實,首先都是受害者。

(文中引例出自王書奴《中國娼-妓史》等)

本文地址:http://www.rstnnu.tw/post/5050.html

阿里云
公式规律算双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