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創業:生于萬達,死于騰訊

Issac 人物 2019-11-20 18 0 王思聰

王思聰創業:生于萬達,死于騰訊 人物

文/姚書恒 支持/遠川研究

來源: 財經戴老板(ID:cj-dlb)

一年前,王思聰在微博上搞了個抽獎:為了慶祝iG奪冠,拿出113萬現金,抽113個人平分。

這個抽獎有一個特殊的規則,就是騰訊和英雄聯盟的員工不能參與。

當時王思聰旗下的iG戰隊,剛在英雄聯盟LOL全球總決賽上獲勝,成為這項比賽歷史上第一支拿到冠軍的中國戰隊。

游戲界幾乎是一片歡騰,人民日報還寫了一篇評論,叫做《IG奪冠,為何這么多人熱淚盈眶》。

但熱淚盈眶的人之中,沒有騰訊。

騰訊在2015年就收購了英雄聯盟的開發公司,2017年開始主辦LOL中國分區比賽LPL,卻在中國電競史上的這個里程碑時刻,把LOL客戶端的整個頁面都拿來賣新皮膚,對iG奪冠幾乎只字未提。

刻意冷落的背后,是一次圍剿。

那一年,騰訊接連投資了斗魚、虎牙、B站,在游戲直播領域,一下子就對王思聰的熊貓TV形成了合圍之勢。

短短一年后,斗魚、虎牙扭虧為盈,游戲直播不再是賠錢賺吆喝的生意;騰訊又主辦了一年LPL,又有一支中國戰隊在LOL全球總決賽上稱霸。

失意的是王思聰。熊貓TV破產,王思聰自己因為拖欠主播360萬被**限制消費,成了“老賴”。

01電競的尷尬:體育總局承認,廣電總局禁播

現在參加LPL,如果總決賽拿冠軍,可以拿到584萬的獎金,還可以有游戲皮膚銷售分成、商業贊助等其他收入來源。雖然還是比不過Dota2的獎金額度,但也算比較穩定了。

以前可不是這樣。

2001、2002年,Rocketboy孟陽連續拿了4個“雷神之錘”Quake3項目的個人冠軍,獎金扣完稅只剩85000。

2003年,時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的**,作出了一個非常超前的決定,在人民大會堂宣布把電競列為第99個正式體育項目。而國際奧組委直到2017年才承認電競是一項運動。

得到體育總局承認的電競行業,第一次火了起來。

CCTV5馬上就做了一檔節目,《電子競技世界》,由段暄主持,收視率比王牌節目《足球之夜》還高。

而之前兩年四冠才賺了八萬塊錢的孟陽,在2004年去了居庸關,參加升技主辦的DOOM3百萬挑戰賽,贏了當時射擊游戲的著名玩家Fatal1ty,拿了100萬元的獎金。

當年北京商品房的均價,是4635元/平方米。

體育總局承認,央視節目播出,企業樂于贊助,選手收入可觀。眼看電競行業即將快速發展,廣電總局的禁令來了,說電視臺播出電腦網絡游戲節目給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帶來不利影響,各級電視臺不得播出電競節目。

那時候互聯網還不發達,電視臺是最重要的曝光渠道。沒有電視臺的報道、節目,企業品牌沒有曝光,也就不愿意贊助,選手的收入一落千丈,電競行業跌回低谷。

剛拿到100萬的孟陽,沒多久就停止參加職業賽了。

直到十多年后,他重新出山,在熊貓TV做主播、加入王思聰的iG戰隊。

02“我的優勢就是有錢”

2011年,拿了父親王健林5個億練手的王思聰,在微博上宣布自己要強勢進入電競行業,“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我的優勢就是有錢”。

很快,他就用動輒幾十萬的簽字費,網羅了國內多位Dota高手,組建出擁有豪華陣容的iG戰隊。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剛組建的 iG,轉眼就在2012年的Dota2國際邀請賽上一舉奪冠。

在王思聰的示范和帶動下,富二代們接連進軍電競行業,收購俱樂部,高價挖選手。中國電競行業又一次火了起來。

都是富二代,都用高額簽字費、違約金挖人,雖然燒錢那一瞬間很爽,但在一個暫時看不到盈利前景的行業里燒錢,大家很快就清醒過來了。

十幾個電競俱樂部老板,成立了一個ACE聯盟,達成的一條共識就是嚴格管理選手、互相不隨便挖人。然后在北京萬達索菲特大酒店宣布啟動Dota職業聯賽。

雖然搞電競俱樂部、職業聯賽的人,總喜歡對標英超、NBA、韓國KeSpa電競聯賽,但英超、NBA、KeSpa聯賽都有幾十年歷史,積累了豐富的管理經驗,不斷完善著各方面的規則,才有現在的成效。

這些管理經驗,ACE聯盟都不具備,它更像是老板們所喜歡的玩具。

不難意料,ACE聯盟組織的比賽出現了問題。

2013年,ACE跟景瑞地產聯手,在上海創辦“WPC世界電子競技職業精英賽”,當時開出的獎金方案是,冠軍100萬、亞軍30萬、季軍10萬。但直到2014賽季的比賽開打,2013年的獎金還沒發,然后2014賽季的獎金繼續沒著落,2015年賽事直接停辦了。

WPC停辦,ACE也就成了一個沒有比賽的職業聯盟。王思聰開始另起爐灶。

2015年,王思聰先后成立了香蕉計劃,簽約韓國女團T-ara,出任熊貓TV的CEO,還跟完美世界、英雄互娛、昆侖萬維、巨人網絡等游戲公司一起組建了中國移動電競聯盟,王思聰還出任了第一屆聯盟主席。

時間來到了2016年,這是中國電競行業發展史上的分水嶺。

03王思聰成了王健林在互聯網上的最后希望

2016年,國家體育總局開始辦電競比賽了。7月份的時候,總局跟同方傳媒合辦了北京電子競技公開賽(NEA),號稱“歷史上最具規模、最廣地域、最具體育精神、最具娛樂性的電競大賽”,但實際上夏天的露天賽場酷熱無比,而且畫面音響設備聲效差,現場屏幕直播信號比網絡直播還要慢一小時。

雖然總局辦的比賽不算太成功,但釋放的信號卻足夠明顯。資本加速入場,電競行業又熱鬧了。

這時候的王思聰,已經有了電競俱樂部,游戲直播平臺,還是移動電競聯盟主席。只差比賽了。

很快,他就拿到了《守望先鋒》、《英雄聯盟》的授權,組織了《守望先鋒》APAC泛亞太職業錦標賽,以及承辦了LPL國內賽。

這階段的王思聰也是最意氣風發的。iG、熊貓、香蕉、職業賽,電競行業布局幾乎環環相扣。后來王思聰去ChinaJoy,到盛大游戲的展臺看ShowGirl,導演馬上安排全體ShowGirl一起亮相,面向王思聰45°深鞠躬,讓他看個夠。

某種程度上,王思聰還成了王健林在互聯網上的最后希望。

王思聰2011年開始做電競,王健林則是在2012年開始做電商,但是幾乎每年都要開掉一個電商CEO。

到了2014年,萬達拉上騰訊、百度,組成“騰百萬”,三家公司一起拿出50億元,成立“飛凡”。其中,萬達持股70%,騰訊和百度各持15%。

當時他們還有中期規劃:5年內總計投入200億元,還要引入更多合作方,讓這個叫“飛凡”的業務做成全球最大的O2O電商公司。

2015年8月,王健林在蘇寧舉辦的零售論壇上表示,正在考慮與蘇寧合作。沒想到當天下午,這場論壇的主題就變成了“阿里巴巴與蘇寧云商全面戰略合作”,馬云和張近東一起站到臺上,宣布阿里用283億元換回蘇寧20%股權,蘇寧在天貓開設旗艦店,并全面向天貓開放物流能力。

到了2016年,“全球最大O2O電商”這個目標只能靠萬達自己來完成了。在完成一輪股權變更后,“飛凡”變成了“新飛凡”,董事名單中除了萬達金融的負責人曲德君,還出現了王思聰的名字。

電商業務一地雞毛,眼看著王思聰在互聯網上突飛猛進,一條微博帶火一個話題,王健林也更徹底地決定要打造中國迪士尼,“讓迪士尼在中國20年賺不到錢”。于是萬達開始一系列大手筆海外收購,買院線,買球隊,買酒店。

事后來看,王健林對“中國企業走出去”政策的理解還是沒到點子上,以至于后來又把這些海外資產賣了。

而王思聰看似環環相扣的電競產業鏈布局,其實也缺了一環:游戲版權。

04騰訊“圍剿”王思聰

2016年還發生了一件事。在這一年的12月,騰訊電競成立了。

騰訊很早就在電競領域有過嘗試。2010年的時候推出了TGA平臺,圍繞自有版權的游戲例如《英雄聯盟》、《穿越火線》、《地下城與勇士》等,每年組織兩次比賽。只是那時候的騰訊,還沒有獨立的電競部門,也沒有組織職業聯賽體系。

有著大型組織管理經驗、游戲版權、傳播渠道的騰訊一旦正式涉足,電競行業的格局立刻變了。

2017年4月,騰訊召開了《英雄聯盟》電競戰略發布會,宣布成立“LPL聯盟管理機構”,以后將獨立建設LPL賽制和賽事舉辦。王思聰香蕉計劃的比賽承辦權就此旁落。

騰訊對電競行業的掌控并沒有就此停下腳步,很快,它接連入股斗魚、虎牙、B站,在游戲直播領域對王思聰的的熊貓TV形成了合圍。

但熊貓TV所受到的致命一擊,卻是騰訊“無意間”發出的。

不是想直播游戲就能直播,而是要先獲得游戲版權的授權。這一下子就改變整個行業的生態環境了,因為眼下游戲直播平臺90%以上的熱度都來自于《英雄聯盟》、《絕地求生》、《穿越火線》和《王者榮耀》這幾款游戲,而它們都歸屬于騰訊旗下。

只要騰訊在未來還能穩坐國內游戲行業頭把交椅,那幾乎所有游戲直播平臺都必須要綁定到騰訊才能拿到熱門內容的授權,因此,獲得騰訊投資,或者和騰訊有良好合作關系的平臺才可能有發展前景。

王思聰旗下的熊貓TV顯然不在此列。

今年3月,熊貓TV宣布破產。在游戲版權、賽事主辦、直播平臺的三次圍剿中,王思聰的電競創業就此被騰訊中止。但這無礙于LPL聯盟和賽事成為中國體育職業聯賽的典范,并且在今年又貢獻了又一位世界冠軍。

本文地址:http://www.rstnnu.tw:443/post/5147.html

阿里云
公式规律算双单